教育直播新兴领域逐渐受青睐 网红教师正兴起

2016-12-28

新闻回顾

  国内最大的在线教育平台沪江日前宣布,前新东方英语名师朱伟携其名师团队,与沪江旗下实时互动教育平台达成战略合作,合作内容包括四六级、考研英语、澳洲游学、跨年音乐会等教育及教育跨界项目。

  据介绍,沪江旗下实时互动教育平台,开创了包括直播课堂、互动工具、学习社区在内的教育直播体系,旨在为教师提供直播教学平台,并通过互动工具提升教学能力和课堂体验。目前,朱伟团队的所有课程已完成了向平台的迁移,双方的课程合作将以在线课堂、独家教材、24小时直播、VR等形式展开。沪江方面称,未来还将吸引更多名师进驻,通过打造“自品牌”在平台上建设教学页面。沪江用户已超过1亿人。

  2016年被业内称为“直播爆发元年”,直播平台和直播网红层出不穷。而除了娱乐直播持续火热之外,教育直播这一新兴领域也逐渐受到青睐。

  与此同时,直播教师的收入也成为热议话题,有些网红教师时薪甚至达到万元。

  寻找新增长点

  传统教育试水直播

  前不久,西南大学的冯陶坐在首都国际机场候机大厅上完了一节新媒体营销与品牌推广课;同时,在成都准备参加网球比赛的张佳琦发朋友圈说道:“我居然在外地上着自己所在学院的专业课”。

  原来,这是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邹琰老师的新尝试——直播(这门课叫新媒体营销与品牌推广)。邹老师介绍,如今新媒体的形式有很多种,更替很快,这个行业发展很迅猛,导致传媒生态发生变化,同学们不仅是媒体的消费者,以后更要成为媒体内容的生产者。当天课程的主题是“直播什么”,我就直接用直播的形式去讲授。用同学们喜闻乐见的方式让他们聚焦,然后引导思考,从而得到专业的提升。就是这样的一次尝试,让加上老师共58个人的“小课堂”一下子变成了4000多人的“大课堂”。

  高校在尝试教育直播,一些教育机构也在试水教育直播,如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机构推出的“不二课堂”“叮当课堂”“酷学直播”“海边直播”等。

  如邢帅教育已在全国推动“千校计划”,计划招募1000家代理商,助力传统线下职业教育机构向线上转型,目前已建立100多家学校。据透露,邢帅教育还将加入VR体验,通过VR技术将小屏幕放大,增强学习体验感。从2008年在QQ群起家,2009年入驻YY,到现在建立自身的直播平台,邢帅教育在“互联网+教育”这条路上深耕细作。据了解,邢帅教育目前注册学员已达800多万,其中付费用户达80多万,课程时长通常为1-2个月,费用均价在1500元-2000元。

  已经创立8年的学而思网校,今年也推出直播平台。公开资料显示,学而思是好未来教育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于2009年成立,2014年用户突破百万人。今年6月,好未来董事长兼CEO张邦鑫就曾公开表示,直播是核心,学而思网校将全面转型直播。直播可以解决两大问题:外教和一对一。前者通过高频低价满足人们的外语学习需求,后者能够解决区域不均衡问题。此外,主打题库类产品的“猿题库”今年4月更名为“猿辅导”,在移动端和PC端上线直播在线辅导课程。2014年12月上线的“疯狂教师”在今年6月后,也将直播作为其主要的战略方向,随后推出直播APP“叮当课堂”。

  在线直播平台

  相继推出教育直播

  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在互联网直播的大浪潮下,教育直播也成为各大直播平台的新方向之一。

  7月5日,“中国第一名师英语对决之夜”在斗鱼平台直播,赵建昆和付英东两位英语老师通过双屏互动直播就英语学习展开讨论。据统计,当晚直播间在线人数甚至一度超过10万,刷新了英语教育直播板块开播以来的最高纪录。这并非斗鱼第一次涉足教育领域。早在今年4月,斗鱼直播率先进军线上教育领域。斗鱼直播教育板块的推出,吸引了全国各大知名高校、教育机构的教师学生陆续入驻,课程内容从中高考辅导、语言类、心理类、艺术类、职业技能培训到兴趣爱好等,涵盖范围非常广泛。

  业内认为,直播作为一种全新的实时交互形式,与诸多行业场景存在融合创新的可能性,直播在教育场景服务也会厚积薄发。

  另外一家直播平台巨头YY(欢聚时代),则早在2014年就推出了独立教育品牌“100教育”,从在线留学英语培训切入在线教育。据悉,“100教育”最重要的板块在于其包括托福、雅思领域的在线强化班。一些互联网巨头,也纷纷推出教育直播内容:淘宝推出在线教育平台“淘宝同学”、百度推出传课网、腾讯QQ群新增视频教育功能……

  专家表示,在线教育模式灵活性强,受众人群多为大学生和职场新人,他们的学习迫切度和付费积极性相对更高。相对而言,语言学习和职业技能两种类型,有望在这轮直播浪潮中占得先机。

  优秀教师资源稀缺

  网红教师噱头多

  今年3月,微信朋友圈里晒出了一张在线辅导老师王羽的课程清单,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扣除20%的在线平台分成后,王羽老师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在这张图上,王羽老师开设的7节课,听课总人数达到9479人,课程总收入约8.4万元,如果按在线教育平台扣除20%分成计算,其7个小时的实际总收入超过了6.7万元,几乎是一个普通学校教师一年的收入。

  业内认为,直播课程单个课时的售价,远低于线下单个课时的售价,但当达到一定购买人数时,总收益不可小觑。不过,并不是每一个直播教师都能拿到如此可观的收入。专家表示,教育直播的火热符合教育行业发展趋势,但是多数教师直播是虚火,优秀教师资源稀缺。在韩国已经有年收入过亿人民币的超级网红教师,中国未来可能也会出现类似现象。但是快速盈利绝对不会成为普遍现象,只有极少数教师才会成为网红。网红教师需要高质量的团队做支撑,需要大量成本推广,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专家表示,对于直播教师而言,要意识到,教育直播和普通的娱乐直播不同,其受众大部分是学习者,如果教学内容不规范,将会对学习者造成不利影响,这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保证教学质量,又要较好吸引学生注意力。另外,教师直播行业也有边界,目前教育管理部门还没出台政策。因此,在全社会教育生态和知识共享意识尚未成熟的背景下,教育直播要真正撬动教育行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相关链接

  音乐教育在线授课

  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实训楼,5个楼面均改建为大小形式不尽相同的“直播教室”。大教室放置5台以上三角钢琴,可同时排演重奏;小教室则是标准化的琴房,被称为“微格教室”,适用一对一教学,共27间。与传统音乐教室最大的不同在于,电脑、大屏幕、麦克风、摄影头等成为“标配”。此外,还有一间最大的“全景声教室”,在360度全景视觉呈现外,音效也是全方位、多声道表现。

  学校的远程大师班,从美国曼哈顿音乐学院到丹麦皇家音乐学院,世界音乐名校的名师课程均被引入校内,一学期授课8到10周,每次3-4小时。从钢琴、小提琴到室内乐,中外师生经由互联网视听手段学习演奏世界名曲。对于学生,课堂之外,任何一个节拍的演奏动作,都可以通过电脑或手机端浏览温习,就像外语复读机一样简便。

  其实,互联网音乐教育在欧美早已风生水起。作为上音附中合作伙伴,来自曼哈顿音乐学院的远程学习与录音艺术系主任克里斯安娜·奥尔托,最早于20年前开始启动音乐远程学习项目,通过互联网搭建起精密光纤网、国家研究与教育网络以及联合表演网络,至今向7500多名学生伸出了经典音乐橄榄枝,开发出超过4500小时内容的在线图书馆。眼下,除了传统音乐院校,社会举办的网络音乐学校也正成为一匹匹黑马,发展类似外语教育的互联网学琴课程。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